后微信时代的5个思考

这是大鱼发表在虎嗅网站的一篇文章,希望喜欢。

%渔耕田鱼菜共生

1、后微信时代到来了吗?

首先解释什么是后微信时代,简单讲微信红利期已过,用户增长已经到极限。我家老岳母都成低头族了,想想股市,当全体都是股民的时候,接下来必然是崩塌。还有一个最直接的判断标准是你的微信内容已经过载了,这就是进入后时代的最直接证据。

当然微信不会瞬间崩塌,它有消亡的长尾。

2、阅读粉尘化了吗?

后微信时代,阅读不是碎片化,是粉尘化。

在碎片化时期,利用碎片化时间几乎能阅读完所有的公众号推送和朋友圈内容。但随着订阅的公众号越来越多,通讯录好友、关注的群也越来越多,当订阅的内容和朋友圈信息超过我们的脑力以后,阅读就变成了粉尘化。

具体表现在每篇文章上的停留时间不超过10秒,会自动屏蔽信息,导致文章看完以后,啥都没记住。就像在吵吵嚷嚷的大街上,每个人都在说话,汽车鸣笛、孩子哭喊、小贩吆喝,但是我们的大脑会自动屏蔽内容,只告诉你大街上很吵。

粉尘化阅读你不会获得信息只会感受噪音。

3、微信生态系统会无限增长吗?

微信之父张晓龙一直强调微信是自我发展自我修正的生态系统。初理解深以为然。生态系统这么大,任何创业者都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生存的空间,拥有自己的食物链。但是我以为生态系统意味着结构板结、稳定,小白兔永远别妄想逆袭狮子。

微信刚刚发布时就像茫茫的原野,没有生命,没有风吹草低。后来慢慢出现了低等动物,然后是食草动物,草原也进化成森林,出现了狮子老虎。如果你早期进入这个生态系统,你还有从低等动物往高等动物进化的机会,但是今天微信生态系统已经硬化,你已经没有机会。

有的公众号文章经常达到10万+阅读量,基本上已经实现公司化运营,动辄估值上亿。草根创业者想在微信里闯出一片天地,找到自己的食物链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前面说了微信的生态系统肆意生长已经超过人脑承受能力,这个生态系统面临崩塌。就像地球人口过多已经超过它能抚育的上限会发生什么?

4、微信大V面临怎样的困局?

微信大V的阅读量也呈陡坡式下滑。为什么会这样?

首先人的大脑消化不了这么多信息。其次大量良莠不齐的信息堆积在一起,挑出有用的信息来阅读的成本越来越高。再其次公众号的运营者认为之所以阅读量不够,是因为信息不够有价值,于是殚精竭虑的写或者花钱买干货然后群发。所有公众号的运营者都是这么想的。于是现在微信上出现这样的囧境,公众号文章篇篇都有价值,都想看,但是没精力看。也就是给你一张堆满美食的餐桌让你吃,你最理性的选择是每样尝一点,最后吃了什么你都不知道。

结论是好东西堆太多也是垃圾堆。

5、大众创业对吗?

移动互联网时代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我认为两者都是。移动互联网让人和人之间无缝随时链接,打破了信息壁垒,消除了层级,弥合了地域鸿沟。表面上对谁都是公平的,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其实这是妄想。

打个比方,在传统时代我开一个卤菜店,3条街外还有一家卤菜店味道比我好。但是因为我所在位置人流可观,很多客户即使知道3条街外的那家卤菜店也不愿意走那么远。于是我还能收割自己的人流红利,活下去没问题。移动互联网来了,我和3条街外的那家卤菜店都关闭实体店铺改网上销售了,你觉得我还能活下去吗?所以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不是变容易了而是变难了。因为信息对称了好的更好,烂的更加声名远播。所以基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众创业就是个坑。但是只要是人都有饱满的自信心,都相信自己会比别人做的更好。于是现在才出现大众创业的浪潮。

我认为传统时代创业有10%的生存机会,移动互联网创业生存率低于1%。如果生存率还是10%说明移动互联网没有发挥信息撮合的作用。

微信是生态系统吗?

微信不是生态系统

 

美国黄石公园88年发生了一次有记录以来最大的一场山火,燃烧了几个月,过火面积占黄石公园总面积的36%。

火灾发生后国家公园管理局在反思引发如此大规模火灾的原因,除了当年极度干旱气候以外,还有什么原因促成火烧连营啦?没想到的是为了防止山火而制定的防火措施最终导致了大火的发生。原来的防火措施是对山火防微杜渐,一见山火的苗头就立刻掐灭。长此以往黄石公园堆积了很多本该由山火清理掉的可燃物,当自然山火过后,会在树林和树林之间建立天然隔离带。由于严格的防火措施,山火没办法建立这种隔离带,结果在88年酿成不可收拾的大火。

88年以后,国家公园管理局充分允许山火的自然发生,也就是充分理解生态系统的内在规律和玩法,只站在边上看,只对自然山火做适度扑灭,比如影响旅游设施时。国家公园管理局站在更高的维度让生态系统自我更迭和重生,到现在为止黄石公园再没发烧大规模山火。

 

微信张爸也一直强调微信是个生态系统,以《失控》的生物思维来管理和运营微信,让系统自我生长和进化,系统内进行自然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目前为止微信生态系统仍然顽固的扩张着。但是你在大自然见过无限生长的生态系统吗?每个生态系统都有边界。当生态系统成熟以后,它在大范围上就静止不动了。比如热带雨林的触角接触到温带区域时扩展就戛然而止。微信也有边界,那就是新增用户趋势变缓时,站在个体角度来看就是微信信息量对用户过载时,或者说信息量超过用户消化能力时。

 

今天微信生态里的个体都出现疲态。个人的好友越来越多,关注的群也多,订阅的公众号也越多,花在微信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但是信息的汲取效率却直线下跌,部分用户甚至不敢打开微信,要戒除微信。公众号运营者投入的成本越来越高,获得的关注度和阅读量越来越少。大量优质内容得不到扩散,微信耗费了社会大量的人力,很多运营者在做无用功。当生态系统内部效率或者投入产出比急剧降低时,生态系统一定出了问题。

 

微信是生态系统吗?我认为不是。因为微信缺了最原始亘古的生态天火。个体要实现链接,天火要不定期打断旧的链接,让新的链接生长出来,个体的信息过载,天火要烧掉部分无用信息,让个体得到解脱,轻装前行,这样才能让生态系统日久弥新。也就是说要真正仿生的给微信一个引发自然山火的机会,烧掉枯枝败叶,给新的生命腾出生长的空间。

当然,微信张爸是诀不能这么干的,因为背后的资本力量不可能让微信自我革命,个体用户也不可能接受突然一天自己的好友刷刷的掉,公众号也不能接受掉粉,即使这些粉是僵尸粉。那我们就这么看着微信一天天膨胀到最后爆掉?

其实微信可以给客户提供一个自我引发山火的工具,比如叫“微信清理”。由用户自己选择是否使用。功能主要有:

1、 清理掉对方把自己删除的好友。

2、 清理掉静默好友

3、 退出自己潜水的群

4、 清理掉自己不看的订阅号

5、 清理掉停止更新的订阅号

6、 自动屏蔽朋友圈骚扰信息(只发广告、一天若干条无价值更新等等)

具体功能是微信产品经理该想的。作为微信死忠粉的我需要这么个工具。为了避免用户使用这个功能产生尴尬其实这个工具名字可以叫“自爆”。

 

自爆旧的无效的链接给新的链接一个机会。

发烧可以当饭吃

发烧可以当饭吃

大鱼是电子科技大学理工男,同时也是个不务正业的发烧友。

25岁前发烧登雪山,为了登山在每月收入只有两千多的情况下置办了两万多的装备,每逢大假不是在登山就是在去的路上。在首登雀儿山过程中两次差点丢命,第一次差点摔下悬崖,第二次差点冻死在山上。现在还经常梦见下撤时碰到雪霾,能见度极低,三个队友结在一条绳子上,在完全看不到冰裂缝的情况下无助的往下撤的情景。

25岁以后开始发烧咖啡,在国内咖啡论坛上深潜,结识了很多资深咖啡玩家,从国外拍产地豆,自己拼配,烘焙,研磨,通过各种方法冲泡,杯测。直到今天我也只喝不加奶和糖的黑咖啡。

30岁开始发烧日本锦鲤,在自己家的入户花园建了一个发烧级锦鲤池养着从日本走私来的大正、昭和以及红白,自己按照美国抄来的图纸设计了专业的过滤系统,我是理工男最爱琢磨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过滤设备,用于养锦鲤的过滤设备都折腾了一遍。

35岁到了云南做事开始接触普洱茶,又开始跟普洱茶较劲,了解普洱茶历史,山头,老树,拼配,干仓湿仓陈化,最后弄了一大批各式普洱茶在家里等着70岁喝。

然后还发烧自酿干红,从河北昌黎空运赤霞珠,自己榨汁,发酵,去渣,二次发酵排酸,陈酿,现在家里还有我自酿的干红。然后是烟斗…玩的不亦乐乎。

现在讲究持续创业我却在持续发烧,我的发烧经历跟创业有什么关系啦?

2013年为了要给我的锦鲤水质调到最优,我从国外koiphen论坛了解到有用植物过滤水质的方法,发现给锦鲤池加植物过滤的灵感来源于aquaponics(鱼菜共生)。这个词是老外造的。把aquaculture(水产)和hydroponics(水培)掐头去尾凑成了aquaponics这个单词。后来在国外网站找到鱼菜共生的专业论坛,真是一入论坛深似海啊,前后花了3个月时间,几乎每晚都兴奋的看到凌晨才意犹未尽的关上电脑。哎,谁叫我是理工男啦。

有了理论基础以后那该做什么,当然是自己做一套鱼菜共生系统啦!锦鲤是现成的嘛,做成了还可以收点自家种的菜多好。

于是又开始一通折腾,购买管件、育苗盘、蔬菜种子,定植篮。忙了个把月我的锦鲤鱼菜共生系统终于落成。菜苗也提前育好了,把菜苗放进种植篮里,喜滋滋的等待丰收,发烧友嘛,每个小时都去看看菜苗有没有长高啊,就这样等了个把月,发现菜苗根本不长。哪里出了问题,于是理工男又回炉研究,把我的系统发在国外鱼菜共生论坛上,国外鱼菜共生网友才告诉我说鱼的密度低了,养分不足。

正好我因为其他原因从云南辞职回到了成都。于是我决定按照国外商业鱼菜共生系统的样子搭一个正式的实验系统。继续深潜国外的论坛,重点研究国外的商业系统,然后开始在成都做实验。这回什么都按照标准的商业鱼菜共生系统的要求来做。在郊区租了一个大棚后,开始挖鱼池,菜池,建过滤设施,组装设备,凡事亲力亲为,天没亮就来到大棚,天擦黑才开一个小时的车回家。这回有了更深的关于鱼菜共生的理解,系统运转顺利,当然其间也发生过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实验总体顺利,亲朋好友来到大棚参观抱着新鲜蔬菜的样子让我内心充满成就感。

到目前为止我对于鱼菜共生我还是在发烧,想的是这个实验系统能给家里提供新鲜蔬菜和鱼,插一句我孩子有严重的食物过敏症,不能吃鸡蛋、面粉、奶制品。怎么给他提供安全的食物是我首要考虑的。后来我一个朋友来大棚参观,他讲干嘛不把这个系统做大,做成商业系统,自己吃的同时也可以卖。我当时直接给他来了一句我就是玩才不靠鱼菜共生挣钱啦。话是脱口而出了,回家仔细琢磨,也许他说的有道理。

于是悄悄的开始研究鱼菜共生商业化的可能性。理工男嘛什么都看书,先后啃了《定位》、《参与感》、《我的互联网方法论》、《创新者的窘境》、《引爆点》等书想要找到在互联网时代创业的方法。然后我开始按照周鸿祎的“刚需、痛点、高频”来检验我的模式和产品。如果鱼菜共生产品符合这个六字诀那还可以做,如果不符合,那就不用玩了。继续在家里发烧就行。

必须要解释一下什么是鱼菜共生。简单讲就是在一个系统中养鱼和种菜,利用鱼粪来水培蔬菜,因为鱼和菜在一个生态系统中,因此农药绝不能使用,否则会毒死鱼和造成系统崩毁。

首先我进行了产品定位,鱼菜共生生产方式的成本高于大宗农产品,因此不能跟菜市场竞争,但是低于有机农场,但是产品品质又比有机农产品高,特别是重金属残留可以做到0。因此我的产品定位于跟有机农产品分享市场。

我首先参照六字诀做了产品分析。

刚需:鱼菜共生系统的产品是蔬菜和鱼,当然符合刚需。

高频:符合。

痛点:目前有机农产品的痛点是什么?农药残留、重金属超标、产品价格高企。最初我认为有机农产品的痛点就是这三个。鱼菜共生农产品都能完美解决这些痛点。但是我跟在有机农场订购农产品的朋友交谈后了解到真正的有机农产品痛点不是上面提的三点,而是有机农产品的“三不出”问题:看不出、吃不出、测不出。那些在有机农场订购农产品的朋友心里一直都在纠结,这个菜到底是否安全,这个菜是不是菜市场批发回来冒充的,这个农场证书是不是花钱买的?消费者心累啊,如果媒体爆出某个有机农场作假的新闻,他们的心就会揪一下。所以我认为有机农产品最大的痛点是不可知。如果鱼菜共生不能解决“三不出”问题,不能让消费者不再纠结,那也没有解决痛点问题。我殚精竭虑的思考,突然灵感闪现,我能不能把蔬菜带根配送,把这个根当成鱼菜共生农产品的识别码。因为通过介绍和实地考察消费者容易理解鱼菜共生是安全的生产方式,因为如果你用农药容易毒死鱼嘛,然后这个根让消费者能够很轻松的识别这个菜是否来自于鱼菜共生农场实现产品自溯源。消费者消费高价农产品的纠结这个痛点,居然让我想到了办法解决!

鱼菜共生农产品完全符合周鸿祎关于创业的六字诀这点给我莫大的信心。开干呗。

于是我从澳大利亚引进了一个商业鱼菜共生系统的原型和购买了远程技术支持服务。注册了“渔耕田”商标,开始正式在成都建农场。农场经过6个月基建,4个月实验性生产并做了产品检测,发现鱼菜共生农产品真的是重金属零残留。然后利用微信公众号,建立产品型社群开始了销售工作,经过7个月的销售,团结了一帮消费者在身边,其中20%的消费者每周都会购买一到两次。目前农场运转良好,销售持续增长,流水持平。真的实现了发烧可以当饭吃。

当然做渔耕田鱼菜共生农场不是一帆风顺。期间经历的苦走过的弯路真的是不计其数,好多次半夜被叫醒赶去农场抢修设备,有一次晕乎乎的差点开翻车,创业给家庭也带来很多负能量,老婆孩子生活质量也直线下降。现在回想创业之初,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会选择放弃创业。创业真的是一个坑,必须要用苦难填满才能跨的过去。

受“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鼓舞很多年轻人都加入了创业行列。他们的偶像是马佳佳、余佳文等90后,认为他们引领了创业方向,言必谈模式,估值,融资,认为自己各种niubility。自从我创业1年多来观察了周围很多的创业者很少有脚踏实地做产品的,很多都做的是垂直O2O平台,说白了就是移动互联网的串串,一头串供应方一头串消费者。做的是信息中介,这种模式当然好,够轻也解决了信息不对称,但是这种模式有门槛和独门杀招吗?大平台看上你的领域直接补贴就可以搞定你。所以不要做平台梦了,还是回到具体产品上做极致苦逼的专研做一个小而美的细分领域的创新。

如果你的创业由发烧而生,你不是为了钱完全是为了爱好来的,你对产品有执着的热情和独到的理解,你愿意为了你的产品倾尽所有激情去死磕去改良去创新去做到尽善尽美。自然而然的你会树立起产品和模式门槛,确立你独特的品牌调性。这样的创业者才容易得到消费者的认可和尊重。就像罗辑思维的罗胖,每天早上6点半都会在微信公众号发刚好60秒的语音,这种死磕精神其实就树立了一个高高的门槛。这样的创业者才容易打动人,才容易让人群团结在你身边欣赏你的人格进而支持你的事业。